浙江臺州仙居51歲的李某在喝酒后駕駛二輪電動車回家的路上,撞上了路邊的路燈桿后死亡。

  李某的家屬覺得如果沒有這根未經公路部門批準的路燈桿李某就不會死,將路燈桿所有方即當地鎮政府告上法庭,索賠70余萬元。

  8月13日,浙江省仙居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李某家屬的全部訴訟請求。

  //

  案發:

  行駛中突然右偏撞上了路燈桿

  //

  事情發生在2020年初的一個夜晚,一向愛喝酒的李某,在飲酒后駕駛二輪電動車回家,途中撞上了路邊的路燈桿,頭部受到撞擊,送醫搶救無效后死亡。

圖片來源:仙居法院圖片來源:仙居法院

  當時,李某的酒精含量達229毫克/100毫升,遠遠高于80毫克/100毫升的醉駕標準。

  從附近的監控視頻中可以看到,事發時雖然路燈損壞不亮,但李某駕駛的二輪電動車開著車燈,且前、后、左側均有機動車開著燈在正常行駛,交通環境照明充足,路況良好。

  李某剛開始正常直線行駛,行駛到距離路燈桿10米左右時自行開始向右側偏離,最后撞上了路燈桿。不排除李某因醉駕導致自己偏離道路撞向路燈桿。

  然而,李某家屬卻認為,李某的死亡與這根路燈桿的設置不無關系:“事發路段是縣道,路燈桿設置沒有經過公路管理部門批準。沒有這個路燈李某就不會死。”于是,將安裝路燈桿的鎮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其承擔60%的賠償責任即740284.2元。

  //

  法院:

  路燈桿并不會增加發生事故的風險

  //

  法官受理該案后,到事發路段進行了實地調查。鎮政府安裝的路燈位于事發路段車道之外,在路界綠化樹中間,并不影響通行視線,事發路段為直線路段,通常情況下不會發生撞擊路燈桿的事故。而且,李某是當地村民,事發路段為該區域主干道,他對這條道路及周邊環境應該很熟悉。由此得出,路燈桿的設置是否經過公路管理部門審批,并不影響正常行車,亦不會增加發生事故的風險。

  仙居縣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李某系因發生單方交通事故經搶救無效死亡,就該損害結果鎮政府并未直接實施侵權行為。現有證據不能證明鎮政府設置路燈桿的行為與李某死亡的損害后果間存在因果關系,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故駁回李某家屬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說法:對于李某來說,酒后駕駛為法律所禁止,李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預見夜間酒后駕駛電動車的危險后果。李某因嚴重醉酒導致偏離行車路線撞向路燈桿死亡,他的遭遇令人惋惜,但他醉酒仍選擇駕駛二輪電動車上路行駛,未盡到必要的安全注意義務,在主觀上符合過于自信的過失,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損害后果。

  對于鎮政府來說,對路燈的安全性確實負有保障義務。如果該路燈安裝位置存在安全隱患、影響到他人通行,增加事故發生的風險,那么,鎮政府就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本案中,鎮政府安裝的路燈在路界綠化樹中間,不影響他人通行,也不會增加事故發生的風險,故不需要承擔責任。

  司法審判要起到規范、指引、評價、引領社會價值的作用,讓人們認識到法律保護什么、制裁什么,讓每一個公民都根植責任意識、規則意識、法治意識。醉酒駕駛本身就是違法行為,人在醉酒后的自控能力和應急處置能力都會下降,事故風險增大,政府也一直在宣傳和引導“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而李某作為一個成年人以身試法,造成這一損害后果,雖然令人痛惜,但只能由其自行承擔責任,家屬的訴求得不到法律的支持。

  記者 郭婧

  通訊員 張茹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