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美的你是否被美容院小姐姐推薦的產品吸引過?

  不管哪里的產品,關注產品的“三證”很重要。

  “我在這家美容店花了2392元購買了4瓶修復霜。使用的時候效果很好,但一旦停用,面部就出現了干癢紅熱的狀態,到市三醫院一查,發現得了激素依賴性皮炎……”家住杭州余杭的沈女士,如今懊悔不已。

  沈女士只是這款“萬能膏”的受害人之一。她不知道美容院賣的這款產品,背后是怎樣的來源。

  據起訴書,從2018年3月開始,犯罪嫌疑人高潔(化名)從上家溫某(另案處理)處,以50-200元每瓶不等的價格,購買祛痘抗過敏的萬能膏等三無美容產品在朋友圈宣傳推廣,并向陳琳(化名)等多人出售,銷售金額累計約達17萬余元。

  而陳琳購買了萬能膏等產品后,在自己的美容院高價售賣,造成多名被害人臉部過敏、皮膚受損,銷售金額累計約達34萬余元。

  2020年8月18日,由杭州市余杭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高潔、陳琳涉嫌銷售偽劣產品一案在法院公開開庭審理。

  2017年底,遼寧女子高潔自己得了濕疹,從自稱學過中醫的溫某處購買了4瓶其研發的秘方產品——萬能膏,花費1000多元。

  涂抹使用后,效果還不錯。為了賺錢,高潔就在自己的朋友圈發這款產品的廣告,宣傳產品的功效是祛痘、抗過敏、美白和消炎,并附上了別人使用過的前后對比照片。

  其實溫某就是一個中間商,并未學過中醫。而被溫某宣傳的獨家秘方產品實際上是他從沒有任何資質的廠家那里進來的三無產品,而且產品分裝的過程也非常簡陋,衛生條件堪憂。

  “我拿到原液后,就自己把原液分裝成小瓶的化妝品,250-350元1斤的原液大概能夠分裝成20瓶化妝品,沒名稱我就在瓶上貼上了溫家傳人的標簽,整個產品的成本只有10幾元。”高潔的上家溫某說。

  而高潔從2018年3月開始從溫某處以50元每瓶的價格批發萬能膏,對外售價150元一瓶。這款產品的使用效果不錯,但是三證不全,審批不下來。

  2019年初,溫某給萬能膏改頭換面,換了個包裝和名字,叫做“本草凈顏霜”,但是里面的東西并沒變,進貨價變成了60元每瓶。

  “我專門去化妝品合格檢測網查過,也查不到這款產品,所以我知道這個產品是不合格的。”高潔雖然知道這款產品三證不全,但是看著利潤這么高,還是從溫某處共購買萬能膏和本草凈顏霜1000多瓶。

  高潔的大客戶其實是余杭區內的一家美容院。雖然這是家正規的美容院,但是這款三無產品竟然擺在了這家美容院的產品架上。而陳琳就是這家美容院的老板,她從高潔處進了1000多瓶的萬能膏和本草凈顏霜。

  “我是以598元一瓶的價格銷售給一般客戶,小姐妹的話398元一瓶,老客戶按照套餐(6瓶以上)買的話是498元一瓶。”在陳琳的美容店內,從高潔處購得的產品又被她灌裝進了金黃色的矮瓶,名為“修復霜”,為的就是讓顧客把她店里的產品和微商賣的區別開來,讓客人覺得店里賣得更好。

  這些乳白色的霜聞起來挺好聞,但是高潔發給陳琳的產品,瓶身沒有標注國家化妝品批號,也沒有標注成分。而這樣的三無產品,陳琳灌裝后,竟然將它以398、498、598元不等的價格向顧客銷售,產品一度銷售“火爆”,共計銷售金額達34萬余元。

  2019年6月,常在店內護膚的顧客向陳琳反映,使用了修復霜后有依賴性,一停用皮膚就會過敏,臉部皮膚干燥、紅腫、癢。

  顧客向陳琳索賠,陳琳拒絕,顧客即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舉報。2019年7月,余杭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陳琳的美容店進行檢查,現場查獲扣押部分產品。

  經檢測,上述產品含有地塞米松、曲安奈德、曲安奈德醋酸酯、氯倍他索丙酸酯等激素,為不合格產品。

  2019年9月,陳琳和高潔等人先后被抓獲,兩人對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檢察官說法

  釋疑:糖皮質激素地塞米松等俗稱“皮膚鴉片”,根據2007年衛生部頒布的《化妝品衛生規范》,屬化妝品嚴禁添加的成分。但是某些商家和個人受經濟利益驅動,在化妝品種違規添加并誤導消費者使用。這種激素化妝品對于“美白”、“祛斑”、“祛痘”或“去紅血絲”短時間內效果立竿見影,但長期使用不僅會造成依賴,使色素沉著、皮膚萎縮、變薄、變黑,還會導致皮炎甚至各種疾病,嚴重傷及皮膚。部分消費者停用后會產生激素依賴性皮炎,變成皮膚慢性中毒的“激素臉”。

  提醒:美容行業不是“法外之地”,近年來,部分美容院經營者銷售假冒偽劣產品受到刑事處罰的案件時有發生。因此,從事相關行業的人員必須時刻牢記合法經營的紅線,注意銷售的商品來源是否合法,切不可被眼前的利益沖昏頭腦,致消費者人身財產安全于不顧,違法銷售相關產品,否則一旦觸犯法律,必將為之付出高昂的代價。

  同時,檢察官也提醒愛美人士要注意從正規渠道購買相關美容產品。即便是在美容院接受服務,也應在使用化妝品時了解清楚產品是否經過質量檢驗,切莫因只圖見效快,圖省事,對自身權益乃至身體健康造成不必要的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