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唐代詩人李白上了一次熱搜,話題熱度持續不減,目前已經收獲9.6億閱讀,8.5萬評論。

  無數網友帶著嫉妒羨慕發出一擊靈魂叩問:不用工作的他,究竟是如何做到整天游山玩水的?“李白的錢哪來的”?

  知乎上有人說,李白的一句詩就能回答這個問題,“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你品,細細品,如果不是家里有礦,尋常人家的孩子能知道白玉盤是個啥嗎?充其量只能“呼作蘿卜片”。

  瀟灑風流的富家子,一生走遍大江南北,李白的朋友圈陣容也是相當豪華。既有一國之君唐玄宗,也有文藝界同僚杜甫、孟浩然、王昌齡、高適等等。

  那么問題來了,家底殷實的李白,到底是哪里人呢?這個答案,在杭州博物館就可以找到。

  杭州博物館聯合綿陽市博物館、江油市李白紀念館共同舉辦的“余風激兮萬世——李白詩意書畫特展”,正在杭博二樓臨展廳展覽中。

  展出李白詩意書畫作品80余件,包括聶榮臻、豐子愷、沙孟海、傅抱石、潘天壽、吳湖帆、陸儼少、吳冠中、劉旦宅等名家作品。

  除了名家書畫,展廳里有一排展柜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里面陳列著十來封1964年前后的書信,可不要小看了這些信札,它們可都是國家一級文物。

  李白是四川江油人,1962年,江油市籌備建一座李白紀念館,向全國各地的書畫名家廣發“英雄邀請卡”,包括吳冠中、潘天壽、李可染、李苦禪、傅抱石、劉旦宅等等都收到求作品的信。展出的這批書信,就是當時先生們給江油市籌備小組的回信。

  其中有一封,言辭霸氣又耿直,來自吳冠中。他在信中說,畫呢,我已經寄出給你們了,但如果你們不合用,請即退還,還在“請即退還”四個字下面畫上圈圈,給對方劃好重點。這幅畫叫《峨眉山月思李白》,就掛在展廳入口的位置,是吳冠中早期極為珍視的一件作品。

  詩歌全文為“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這首詩是李白年輕時初離蜀地時的作品,詩人夜間從清溪出發,回望半輪明月掛在山頭,抒發了一種戀戀不舍的情思。在此圖中,畫家正是將此情思灌輸了進去。

 吳冠中 峨眉山月思李白 1978年 吳冠中 峨眉山月思李白 1978年

 

  還有一封回信也很有意思,像是一位粉絲來信,寫信的是李白的“迷弟”劉旦宅,劉旦宅是誰呢,中國著名的連環畫家。但他追星的樣子,跟我們普通人沒什么區別,尤其是看到要建偶像紀念館了,心情也是“啊啊啊啊啊”,他在信里表示,“我非常高興!作為一個古典詩詞愛好者,尤其對偉大詩人李白特別敬仰,我老早就在想,有杜甫草堂,怎么就沒有李白紀念館呢,現在終于有了,我太興奮了!”好的好的,你的激動我們感受到了。

  有多興奮呢?劉旦宅一口氣就畫了兩張。原本,對方約的畫是《關山月》和《俠客行》,劉旦宅覺得兩個內容都好,只是沒有一個能直接畫出自己心心念念的李白形象,于是即興極速創作了一幅《醉仙圖》取代《俠客行》,連同《關山月》一起寄給李白紀念館,這兩張畫在展廳都能看到。

 劉旦宅 《關山月》 劉旦宅 《關山月》

 

 劉旦宅 《醉仙圖》 劉旦宅 《醉仙圖》

 

  傅抱石對回信十分重視,還加蓋了單位公章;李可染則在回信中稱自己身體不舒服,腳痛,婉拒了創作邀請,不過他還是很用心地選了一張小清新綠邊信紙回復;程十發很實在,在回信中提到了稿酬問題,“每方尺15元,盡快寄給我”。

  先生們的回信好看,書畫當然更絕。

  杭州博物館陳列部館員廖汝雪介紹,展覽分四個單元,用了四種色調,從萌芽時期的淺綠,到步入成熟的藍色,然后是人生高光時刻黃色,最后是夢境般的灰色調。

  展覽的第一單元,“天生太白出綿州”,綿州,就是今天的綿陽市,江油市隸屬綿陽。這個單元展出的是宋淳化五年《唐李先生彰明縣舊宅碑并序》碑刻拓片、謝無量書法《訪戴天山道士不遇》、吳一峰繪畫《李白游竇圌山》、沙孟海書法《上李邕》、吳冠中繪畫《峨眉山月思李白》等作品15件。

  這些作品涵蓋李白在故鄉成長、學習,以及在川內成都、峨眉山等地游山玩水的經歷。

黃君璧 《送友人入蜀》黃君璧 《送友人入蜀》

  

  第二單元,叫“詩成笑傲凌滄洲”,展的依舊是他到處游山玩水的情況。

  包括潘天壽的詩意畫《一枝紅艷露凝香》、李苦禪的詩意畫《烏夜啼》、馮建吳的詩意畫《可嘆東籬菊》、陸儼少的詩意畫《蜀道難》等。

 潘天壽 《一枝濃艷露凝香》 潘天壽 《一枝濃艷露凝香》

 

 李苦禪 《烏夜啼》 李苦禪 《烏夜啼》

 

豐子愷 《孤帆一片日邊來》豐子愷 《孤帆一片日邊來》

  

  這些作品以李白“仗劍去國,辭親遠游”為起點,主要講的是李白初入長安遇冷,再入長安供奉翰林卻最終因讒謗被賜金放還,直到他去世前的重要活動與行跡。

  接下來,第三單元“依然精爽動山川”,展出包括傅抱石的《李白像》、劉旦宅的《醉仙圖》等,有書畫家們對李白形象的想象與描繪。

傅抱石 《題舒州司空山瀑布》傅抱石 《題舒州司空山瀑布》

  

 啟功 《若教·疑是》 啟功 《若教·疑是》

 

  第四單元“我欲因之夢吳越”,通過館藏文物及相關背景介紹,展現李白與浙江的淵源。

  “詩仙”李白曾五次游歷浙江,足跡遍布紹興、杭州、臺州、寧波和湖州等地,留下了眾多與浙江山水風光、風土人情相關的詩篇。

  最后,李白來杭州,到此一游了哪些地方?開元二十七年(739),李白離開揚州,沿著江南運河,一路到達杭州,并在刺史李良的邀請下,漫游天竺寺。揮毫寫下《與從侄杭州刺史游天竺寺》。另外,李白的《杭州送裴大澤赴廬州長史》,記述的是李白與裴大澤在杭州餞別,此去廬州,將是“西江天柱遠,東越海門深”。

  這次展覽免費對外開放參觀,從杭州博物館北門進,上四樓,至南館展廳就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