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哪個年代,婚姻登記證的每一次“換顏”都見證時代變遷。在杭州市民政局這次“老物件”的征集中,我看到了從民國時期到上世紀90年代多種版本的結婚證。

  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發展到現在護照式的結婚證……每一張結婚證上的證詞,都是一段雋永的誓言,見證著一段婚姻的情感歷程。

  七夕將至,講三個“老物件”背后的故事,祝愿婚姻中的你們白首不離分。

  1945年的結婚證

  主角:邱丁華&吳云珍

  結了婚就是一輩子

  再苦也是一家人

  盡管父母去世多年,也經歷過幾次搬家,69歲的邱大姐依然保存著一份成色較新、設計別致的結婚證書。

  27年前,74歲的父親去世,邱大姐把母親從大關接來體育場路,和自己一起住。那天,她母親什么也沒帶,就用報紙卷了一張紙走出家門,到家后,邱大姐打開母親的“寶貝”一看,是父親邱丁華和母親吳云珍在民國三十四年(1945年)的結婚證書。

  “他們的結婚證比情書還風雅。”邱大姐小心翼翼地打開,邊框有蝴蝶和鴛鴦相映成趣,寓意著永結鸞儔,共盟鴛蝶。上面還有八個名字,分別是結婚當事人和證婚人、介紹人、主婚人各兩位。

  “喜今日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綿綿,爾昌爾熾。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此證。”

  邱大姐一字一頓地讀完這份結婚祝詞:“我父母就這樣相守了一輩子。”

  邱大姐的父親退休前是浙江省運輸公司(即現在的杭州長運)理貨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在家照顧三個孩子。

  在邱大姐的記憶里,父親的脾氣有點急躁,母親溫柔順和。

  一場意外,父親30多歲時從車上摔了下來,脊椎撞到地,全身不能動彈。醫生建議動手術,但不保證術后完全恢復。父親拒絕了,在床上躺了七八年。

  杭州的夏天,天熱,父親躺在床上,汗水滲到席子里,每年的席子都被汗給浸爛。母親毫無怨言地照顧著這個家:一邊是生活的貧困,三個孩子嗷嗷待哺;一邊是癱在床上的丈夫離不開人。

  邱大姐后來也問過母親,當時是怎么堅持下來的?母親輕描淡寫地說了兩句話:“結了婚就是一輩子,再苦也是一家人。”

  幸運的是,父親用了一種消炎藥后,奇跡般康復了。

  回首父母這一輩子,邱大姐說家道的傳承很重要。他們三兄妹三個家庭都是和和美美:大哥一直是兄長的擔當,對大嫂關心、照顧有加;弟弟、弟媳也相處和睦;自己和先生從不拌嘴,退休在家后,做做家務,逛逛街,她喜歡唱美聲,最拿手的是《青藏高原》,先生是她最忠實的聽眾。

  1954年的結婚證

  主角:盧喜根&章愛定

  過年才能吃到的“八寶雞”

  那是家的味道

  杭州市民政局征集“老物件”時,收到了一份1954年的結婚證書——那是盧語妍爺爺奶奶當年的結婚證。

  小盧的爺爺名叫盧喜根,祖籍紹興,出生于1931年;奶奶章愛定比爺爺小四歲。兩人的結合從經人介紹到訂婚、結婚只用了半年的時間。

  章奶奶的生日是農歷八月十八,所以她常和家人說自己是被潮水沖到爺爺家的。奶奶先后生了三個女兒,最后才有了兒子,也就是小盧的爸爸。

  小盧是在爺爺奶奶身邊長大的。爺爺退休前在新華印刷廠上班,每年印完高考試卷,他就要被送到舟山去療養,一直要到高考結束后才能回來。等爺爺一回來,小盧就纏著他買可樂、買棒棒糖……爺爺嘴巴上說這些東西吃了對身體不好,但照買不誤。

  而章奶奶是個熱心腸,從杭絲聯退休后,做起了樓道長,負責傳達社區通知、鄰里協調,每個月代收水費、電費。小盧說,奶奶70多歲了還穿個紅馬甲在馬路上指揮交通。

  每年,小盧最期待的是中秋或者過年。三個姑媽都會回到爺爺奶奶家,那時候才能吃到奶奶做的“燉雞”:一大早煤爐就燒旺了,把收拾干凈的雞放上去,加上火腿,咸肉,然后按照先后順序,一樣樣加淡菜、貝殼等各種海產品,雞湯簡直鮮掉眉毛。小盧問奶奶,這叫什么菜,奶奶說,她加了8種料,就叫“八寶雞”吧……

  爺爺奶奶在她上大學前先后離開了。現在小盧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每年過年一定會在大姑家團圓,小盧說:“因為大姑做的八寶雞最正宗,最像奶奶燒的味道。”

  1979年的結婚證

  主角:關長清&屠雙林

  兩個人的相處模式

  一個喜歡說一個耐心聽

  “那時候登記方便,不需要照相。結婚證也很簡單,就是對折的一張紙。”年近七十的關長清和屠雙林是改革開放后自由戀愛,響應“一對夫妻只生一個孩子”政策的一代人。

  他們是在黑龍江支邊時認識的。1977年,屠雙林先回到杭州;兩年后,等關長清也回到杭州,他們才領了結婚證。

  “那時候找對象就看人好不好,孝不孝順,談不談得來。”關長清說那個年代不富裕,他們的日子就像結婚證上的兩句話一樣:“第一是要提倡儉樸辦婚事。其實那個年代,就是不提倡,也沒條件鋪張浪費。我們也沒錢辦儀式,就雙方吃了個飯。第二句是關于計劃生育的,我們也只要了一個孩子。”

  回到杭州后的關長清,在浙大實驗室維修電子線路,后來他自學拿出了大學文憑,屠雙林進了慶春路的新華書店。

  關長清的工作環境簡單,而他愛人每天從書店回來后,有說不完的話。說起兩人的相處模式,就是一個喜歡說,一個耐心聽。

  “她脾氣急,那只有我讓她嘛。等她發完脾氣了,兩人假裝沒事一樣,你叫我吃飯,我給你倒杯水,日子就這么過去了。”關長清說兩人從來沒有大聲吵過架。

  日子不算富裕,但是幾十年來,他們為老人養老送終,把孩子養大成人,過得和和美美。

  七夕叫夫妻節更合適

  “婚書,最早在商周時期的《周禮》中提到,那時婚書是民間私人間的契約。”民俗學家徐華龍,說起了結婚證書的前世今生。

  徐華龍說古時候,婚姻是屬于家族間的一件大事,當時的婚書都是手寫的,叫“手札”。歷史記載的、由“官方”頒發的結婚證,最早出現在清代,已有100多年的歷史。

  像民國時期的結婚證都有八個名字。因為在1949年以前,中國民間的婚嫁習俗都沿襲舊制,聯姻的關鍵不是男女當事人的同意,而是遵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那時候的婚書上,介紹人、主婚人、證婚人、結婚人的名字,都要一一寫出來。而且有些見證人必須是社會名流紳士,相當于“廣而告之”一樣,社會認可你結婚了。

  從民間的婚約過渡到婚姻法是在1950年5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正式實施。此時,結婚證的風格也有了時代特色。像1960年之前的結婚證上大多有和平鴿的圖案,還有稻穗、棉花版本的。

  改革開放后,結婚證上取消了各種復雜的圖案,證書也由獎狀式變為折疊式,方便攜帶。

  在徐華龍看來,鵲橋相會體現了夫妻對愛情的忠貞、對婚姻的尊重,因此傳統的“七夕”叫“夫妻節”更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