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臨近中午的時候,小王姑娘(化名)騎電動車經過東冠路和聞濤路交叉口時,突然脖子處劇痛,然后重重摔下車,倒在地上。

  送到醫院時,醫生發現,她的氣管已經完全斷了。

  附近的建筑工人目擊了部分現場

  女子摔得很重,電動車頭盔都碎了

  事情發生在聞濤路和東冠路交叉口,其實是個“T”字形路口,旁邊就是錢塘江“S”拐彎處,比較偏僻,沒有商店,沒有樓房,想買瓶水的地方都沒有。

  昨天下午兩點,烈陽當頭,走兩步路,頭上黃豆大的汗珠就順臉頰滑落,在現場遇到了幾個戴草帽的大伯,他們正在建造的項目是“智慧新天地創新中心”。

  50多歲的老張皮膚曬得黝黑,嘴唇干裂,瞇著眼,站在一塊草坪上拿著水管澆水。

  “哦,你說那天的事情,我離得遠,沒看到摔的過程。當時中午11點多鐘吧,我準備吃午飯了,就是遠遠看到在聞濤路上(和東冠路交叉),過了紅綠燈,朝南的電動車車道上,有輛電動車斜躺在那里,有個女的被抬上了救護車。具體的就不知道了,要不你上樓問下泥工吧。”老張說。

  爬上樓,就可以看到錢塘江,三個泥工正鋪設磚塊,一個戴著墨鏡,一個脖子上裹著一塊白色毛巾,另一個穿著紅色T恤。

  “11點半左右吧,我們離得也遠,估計有50米,怎么摔的不知道,就是看到摔倒后,那個女的本來戴著電動車頭盔,摔得蠻重,頭盔都碎了。”

  戴墨鏡的工人說,“旁邊還有個女的,路過的好心人,給她撐著傘。”白色毛巾的工人補充:“估計撐傘的好心人也是騎車經過看到,報的警。”

  至于到底為什么會被勒倒,被什么繩子勒倒,繩子是誰綁的,幾人都搖搖頭。

  有人看到勒住小王姑娘脖子的是條紅色的繩子

  橫著系在非機動車道上

  將近下午4點,七八個戴著帽子的大媽聚集在路口,在等班車回家。

  “我看到了,是像布一樣的一條紅繩子,纏在(東冠路由北向南)紅綠燈桿子上和人行道上的樹上,相當于橫跨了整個電動車道,繞了三圈,繩子大概有大拇指粗。她摔倒的地方就是紅綠燈過去一點,看到沒,地上還有劃痕。”

電動車倒地后的劃痕電動車倒地后的劃痕

  一位大媽指著非機動車道上的劃痕說,當時看到那個女子爬起來,坐在馬路牙子上,一動不動,旁邊確實有個騎電動車的女人,給她撐著傘。后來120趕到,把受傷女子抬上車。

  事發三天過去了,記者在現場看到,黑色紅綠燈桿子上確實還有繩子的勒痕,繞了至少三圈。我問工人要了一把卷尺,繩子勒痕最低高度大概離地面有1.1米,最高的有1.3米,我試著像騎電動車一樣蹲下來,高度差不多就在脖子這里。

繩子勒痕最低高度大概離地面有1.1米繩子勒痕最低高度大概離地面有1.1米

  這條繩子是誰拉的呢?大媽們面面相覷說,大概在事發后一個小時,中午12點多,看到開來了一輛黃色的小型工作車,有個人下車把繩子解掉了。

  還有位大媽補充,其實繩子那天早上八九點,她們來上工的時候就有了,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為什么偏偏是小王被勒住了?

  記者在現場待了兩個多小時,只看到七八輛電動車,估計事發當天小王不幸成了那個第一輛路過的電動車。據現場目擊者描述,這根繩子,就是最常見的用作簡單圍欄的繩子,上面有紅白相間的三角旗幟,后來開來的那輛車上有標志顯示是電力公司的搶修車。事發后,電力公司的負責人表示該承擔的責任不會推卸,小王姑娘的醫藥費公司會墊付。

紅繩纏繞在紅綠燈桿子和人行道上的樹上,橫跨了整個非機動車道模擬圖紅繩纏繞在紅綠燈桿子和人行道上的樹上,橫跨了整個非機動車道模擬圖

  氣管完全斷掉,食管破裂

  幸好戴了頭盔,腦部沒有受傷

  浙大二院急診醫學科吳定錢副主任醫師告訴我,小王30歲不到一點,安徽阜陽人。當時中午送過來的時候,表現為氣急,氣喘,根本說不了話,喉嚨很痛。“我們馬上給她緊急插管,并且做了檢查發現她氣管已經完全斷掉了,并且食管也破了。必須馬上進行手術。”吳醫生說,手術大概兩個小時,把小王氣管重新接了回來,并且食管修復。目前呢,她生命體征穩定,但是還是說不了話,接下來還是要觀察,后期可能還有感染風險。

  幸好她當時戴了頭盔,頭部沒有摔傷,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繩子或者細線勒人頸部后果會有多嚴重?

  快報曾經報道過多起,繩子或者細線勒住電動車騎手頸部的事故。

  2019年3月,蕭山一個小女孩被風箏線割到脖子,留下一圈血紅色勒痕。

  2019年4月7日下午,小吳騎著電動車在蕭山市心北路,被一根風箏線刮倒,鼻梁和眼角都受了傷。小吳說:“幸虧戴著眼鏡,不然眼睛可能都保不住了。”

  快報好奇實驗室和杭州消防都做過實驗,看起來細軟的風箏線被風繃緊之后暗藏危險,香蕉和黃瓜都會被輕易割斷,五花肉也被割出一條很深的口子,一不小心撞上去,會變成要命線。

  不要說細細的風箏線了,就是粗的繩子,一旦遇到物體相對運動速度在20公里/小時以上,都會對人體造成致命的傷害。